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饲料 > 我的天呀!给我这样的儿子!这说的是些什么话啊!人有兽性!他爸爸有兽性!还歪曲恩格斯! 如果说小玉奚落李瓶儿 正文

我的天呀!给我这样的儿子!这说的是些什么话啊!人有兽性!他爸爸有兽性!还歪曲恩格斯! 如果说小玉奚落李瓶儿

2019-09-24 05:29 来源:蒸鹿尾儿网 作者:袁子皓 点击:197次

  被西门庆鞭打后服软告饶的情节当众抖落出来。如果说小玉奚落李瓶儿,我的天呀给我这样的儿只是表明她依附一个主子而排斥另一个主子的话,我的天呀给我这样的儿那么她对秋菊的态度则十足地暴露了她奴性的一面。秋菊在潘金莲的虐待下过的是暗无天日的生活,她恨潘金莲,她向潘金莲斗争的唯一武器就是揭发她同小厮和陈经济的私通。秋菊是把小玉当成自己的姐妹才告诉她潘金莲的丑闻的,可是小玉却无情地站在了潘金莲一边,甚至出卖秋菊。秋菊第一次把潘陈私通的事告诉小玉时,小玉因为和春梅好,告诉了春梅,春梅告诉潘金莲,使秋菊挨了三十大棍。秋菊第二次告诉小玉,小玉却骂她“张眼露睛的奴才,又来葬送主子”。而且事后把秋菊的话全都告诉潘金莲,并提醒说:“你老人家只放在心里,大人不见小人过,只提防着这奴才就是了。”小玉不仅出卖了秋菊,竟然忘记了自己的丫头身份,张口闭口骂秋菊是“奴才”,她自己俨然成了主子的一员。这恰恰暴露了她自己奴性的一面。(与仲怀民合作)

以张评本前述有回前评语本与无回前评语本为祖本翻刻,子这说产生出两种系列的翻刻本:子这说有回前评语本影松轩本、四大奇书第四种本、本衙藏板本、玩花书屋藏板本、崇经堂板本等。无回前评语本在兹堂本、无牌记本(扉页框内左下无“在兹堂”三字,有漶漫痕迹,其余各款同在兹堂本)、皋鹤草堂梓行本等。满文译本《金瓶梅》,据张评本译小说正文。康熙四十七年(1708),有户曹郎中和素译(据昭琏《啸亭续录》,一说徐蝶园译,见《批本随园诗话》)。四十卷一百回。无插图,序与正文每页均为九行,竖刻,从左至右读。国内现存完整的四十卷本两部,残本三部。精抄本一部,精抄残存五回本一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葛思德图书馆藏一部。满文本序汉译,见《金瓶梅资料汇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年)。①参见拙文《关于金瓶梅张评本的新发现》,《吉林大学社科学报》1997年3期。因为《金瓶梅》流传广,些什么话影响大,些什么话被称为“后金瓶梅”的《玉娇丽》也特别为人们注目。《玉娇丽》这部可与《金瓶梅》相比肩的长篇世情书,今已佚。只有关于这部小说流传的记载。《玉娇丽》的内容是怎样的?它的作者是否就是《金瓶梅》的作者?其艺术成就如何?现在还能不能发现这部小说?是一些难解之谜。关于《玉娇丽》流传的记载,是探寻其踪迹的依据。谢肇淛写《金瓶梅跋》,大约在明万历四十四年至四十五年(1616-1617),他看到的《金瓶梅》是“为卷二十”的不全抄本,于袁宏道得其十三,于丘诸城得其十五。谢肇淛称赞此书为“稗官之上乘”,作者为“炉锤之妙手”。他在跋文最后提到《玉娇丽》:“仿此者有《玉娇丽》,然而乘彝败度,君子无取焉。”(《小草斋文集》卷二十四)从谢肇淛的这一记载可以明确:1.在《金瓶梅》传抄阶段,仿作《玉娇丽》已产生,也应该是抄写流传。2.谢肇淛的记载语气非常明确,他见到了《玉娇丽》全本内容,对此书评价不高,其艺术成就赶不上《金瓶梅》3.“仿此者(指《金瓶梅》)有《玉娇丽》”,谢肇淛不认为《玉娇丽》作者就是《金瓶梅》作者,《玉娇丽》是学步《金瓶梅》的摹仿之作。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二十五记载:“中郎又云:‘尚有名《玉娇李》者,亦出此名士手,与前书各设报应因果。武大后世化为淫夫,上蒸下报;潘金莲亦作河间妇,终以极刑;西门庆则一憨男子,坐视妻妾外遇,以见轮回不爽。’中郎亦耳剽,未之见也。去年抵辇下,从邱工部六区(志充)得寓目焉。仅首卷耳,而秽黩百端,背伦灭理,几不忍读。其帝则称完颜大定,而贵溪、分宜相构亦暗寓焉。至嘉靖辛丑庶常诸公,则直书姓名,尤可骇怪。因弃置不复再展。然笔锋恣横酣畅,似尤胜《金瓶梅》。邱旋出守去,此书不知落何所。”题张无咎作《平妖传》序两种。一为《天许斋批点北宋三遂平妖传序》云:“他如《玉娇丽》、《金瓶梅》,如慧婢作夫人,只会记日用帐薄,全不曾学得处分家政;效《水浒》而穷者也。”后署泰昌元年长至前一日陇西张誉无咎父题。另一本为得月楼刻本《平妖传序》云:“他如《玉娇丽》、《金瓶梅》,另辟幽蹊,曲中雅奏。然一方之言,一家之政,可谓奇书,无当巨览,其《水浒》之亚乎!”后署楚黄张无咎述。袁中郎说《金瓶梅》、《玉娇丽》都出嘉靖大名士手,袁中郎并未见到《玉娇丽》,其说显系传闻,不可靠。沈德符读了《玉娇丽》首卷,指出暗寓贵溪(夏言)、分宜(严嵩)相构。这一点极其重要,已引起学者的重视。苏兴先生在《〈玉娇丽(李)〉的猜想与推衍》中,据此推论《玉娇丽》作者可能是李开先。张无咎把《玉娇丽》、《金瓶梅》并列论述,把《玉娇丽》看得与《金瓶梅》同样重要。有学者论证张无咎是冯梦龙的化名。冯梦龙对《玉娇丽》的评价,更值得引起重视。他是“四大奇书”之说的首创者。清康熙时,宋起凤《稗说》卷三《王弇洲着作》条云:“闻弇洲尚有《玉[娇]丽》一书,与《金瓶梅》埒,系抄本,书之多寡亦同。王氏后人鬻于松江某氏,今某氏家存其半不全。友人为余道其一二,大略与《金瓶梅》相颉颃,惜无厚力致以公世,然亦乌知后日之不传哉。”阮葵生《茶余客话》:“有《玉娇李》一书,亦出此名士手,与前书各设报应,当即世所传之《后金瓶梅》。”清人宋起凤、阮葵生记载均系传闻。阮甚至把《玉娇李》当世所传之《后金瓶梅》,系指丁耀亢之《续金瓶梅》。《玉娇丽》可称之为“后金瓶梅”,但决不就是丁耀亢作《续金瓶梅》,丁作在顺治末年。《玉娇丽》产生在《金瓶梅》传抄时的隆、万年间,且在明末已散佚,清代没有人记载365bet国际赌场_365bet娱乐场官网app_365bet官网备用过。把《玉娇丽(李)》误认为就是丁耀亢作《续金瓶梅》的传闻,一直影响到现代。日本泽田瑞穗主编《增修金瓶梅资料要览》着录:“绘图玉娇李,1927.1.东京支那文献刊行会刊,译文51章,原文12回。”据此,很容易使人认为《玉娇丽》流传到日本,在日本有刊本。在苏兴先生撰写《〈玉娇丽(李)〉的猜想与推衍》时,笔者把这一情况提供给苏先生,苏先生即飞函日本学者日下翠女士,请帮助查阅。日下翠把五十多年前的旧版书《绘图玉娇李》从横滨的筱原书店购来寄给苏先生。苏先生接到此书后,当即拿给我看。结果,《绘图玉娇李》,竟是《续金瓶梅》的改写本《隔帘花影》的日本译本,署米田太郎译。米田氏序言说:称做《玉娇李》的,一般即指《隔帘花影》。日本学者受阮葵生等的传说影响,竟把《隔帘花影》当做《玉娇李》而加以译介。

  我的天呀!给我这样的儿子!这说的是些什么话啊!人有兽性!他爸爸有兽性!还歪曲恩格斯!

因银瓶“是当初道君皇帝自选过的才人”,人有兽性他被敬奉着,人有兽性他日后靠她挣钱。翟四员外出一百两银子要梳笼银瓶,李师师贪图钱财,用银瓶利诱翟四。在银瓶未被梳笼之时,先与李师师的干儿子郑玉卿同房。后来,与郑玉卿一起乘船逃往扬州。银瓶是绝代佳人,在扬州被盐商苗青看上。郑玉卿被苗青外娶的妓女董玉娇勾搭,郑玉卿对董玉娇说:“情愿把银瓶嫁了。”苗青设计要贴上一千两银子,用董玉娇换银瓶,把银瓶用一顶小轿送入盐店。苗青老婆是一个妒妇,用铁火杖毒打银瓶,银瓶受屈不过,半夜自缢身亡。作者解释说:“这段因果,当初李瓶儿盗花子虚十万家财,贴了身子给西门庆。今日花子虚又托生做郑玉卿索他的情债。那银瓶欠他情债,一一还完,还不足原财,因又添上一千两卖身的钱,完了债。”李银瓶是一个被蹂躏被侮辱的少女形象,她得不到正当的爱情,跟浮浪子弟郑玉卿私奔,后又被郑出卖。银瓶的悲剧结局,暴露了封建社会的黑暗、残酷。银瓶形象与作者的因果说教相对立,与前集《金瓶梅》中的李瓶儿也无内在联系。黎金桂,黎指挥娘子所生,从小由家长做主,与穷困残疾鞋匠瘸子订婚。她羡慕孔梅玉嫁给金贵族公子,得到母亲支持,决心悔婚,终因迫于金地方官的威权,招赘刘瘸子入门,金桂得不到应有的爱情,过着郁郁寡欢的生活。最后,她出家当了尼姑。这是一个令人同情的没有美满婚姻的普通女子形象。但是,作者为了藉此宣传因果报应,把金桂写成潘金莲托生。为表达惩淫女的思想,让她变成“石姑”,表达“淫女化为石女”,“色相还无色相”的封建禁欲主义观念。孔梅玉为孔千户之女。她父亲投降金人,被经略种师道所杀,母亲改嫁,家境贫困。她不甘心贫贱,一心想嫁一个富贵郎君。梅玉被孙媒婆所骗,终于嫁给金朝重臣挞懒的公子金二官人为妾。金二官人的大妇凶妒剽悍,随意打骂梅玉,梅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金桂母女帮助下,出家做了尼姑。取法名梅心。作者把她写成春梅托生。作者说:“或说前集金莲、春梅淫恶太甚,未曾填还原债便已逃入空门,较之瓶儿似于淫狱从轻。瓶儿亡身反为太重。”又说“瓶儿当日气死本夫盗财贴嫁,与金莲、春梅淫恶一样”,用这种“淫根”轻重观点解释金桂、梅玉的遭遇与结局,是与人物形象本身蕴涵的意义不相容的。丁耀亢用宿命因果报应思想解释续书人物与前集《金瓶梅》人物的联系是牵强的。作者从“淫根”轻重观点看待李瓶儿、潘金莲、春梅等人物命运,也是很落后的。丁耀亢并不是《金瓶梅》作者的知音。当然,他对作品人物的描写,表现了人物在典型环境中的性格,对《金瓶梅》人物形象画廊有承袭,也有补充。阴曹”,爸爸有兽性“获罪于天,爸爸有兽性无所祷也”。李瓶儿死后,西门庆梦见瓶儿托梦于他,“我被那厮(花子虚)告了一状,把我监在狱中”。子虚幻化成官哥儿来折磨瓶儿,官哥儿经常生病,最后死去,使李瓶儿伤心而死,官哥儿死后,子虚之魂又把瓶儿缠死。作者认为瓶儿是因为作恶得到报应而死,体现了作者因果报应的宿命论思想。反映了明代社会人们的宗教信仰,及当时宗教在市民阶层中盛行的情况,反映了市民心理及市民生活的另一面。瓶儿之死,与作者这种因果报应的宿命论观点密切相连。李瓶儿的名字被放在《金瓶梅》书名中,可见其在书中地位的重要了,其名字“瓶儿”有其特殊寓意。张竹坡云:“瓶罄喻骨髓暗枯,瓶梅又喻衰枯在即。”所以说瓶儿之生死喻示了西门庆家庭的兴衰。瓶儿初嫁到西门庆家时,西门庆刚刚脱祸,西门一家开始有新的转机,家道呈兴起、上升之势。瓶儿生子与西门庆加官几乎是同时、双喜临门,西门之家道由此而大盛。官哥满月,西门庆大摆宴席,盛况之空前,是西门家热极之时。瓶儿死时,丧礼办得很宏大,但表面虽热闹,实际已暗藏冷局,所谓物极必反,从此西门家道日渐衰落。由此,瓶儿在书中地位可明见矣。(与姜学君合作)有满文《金瓶梅》。清代前期,还歪曲恩格从康熙到乾隆,还歪曲恩格在注重保存满族语言、习俗的同时,很注意吸取先进文化、文学。很多满族文人以开明的态度,如饥似渴地汲取汉族文化,成为精通满汉语文的臣僚,注意翻译汉文书籍。小说的翻译有顺治七年刊刻《三国演义》满汉合璧本,满文译者为达海、范文程等(见陈康祺《燕下乡脞录》卷十)。《水浒传》、《西游记》也刊刻了满文译本(陈汝衡《说苑珍闻》引《故宫殿本书库现存目》卷下“清文书目”)。不言而喻,流传很广,为许多文人重视、模仿的《金瓶梅》,必然要引起满族文臣的重视与兴趣。清宗室昭《啸亭续录》卷一《翻书房》条载:“有户曹郎中和素者,翻译绝精,其翻《西厢记》、《金瓶梅》诸书,疏解字句,咸中綮肯,人皆争诵焉。”据此,《金瓶梅》满文本译者为和素。和素,字存斋,满洲镶黄旗人,累官内阁侍读学士。《国朝耆献类征初编》卷七十五载:“《琴谱合璧》十八卷,和素撰,取明杨抡《太古遗音》,译以国书,使明人旧籍转赖此帙以永传,是亦操缦家待创之制,为古所未有者矣。”《金瓶梅》满文本译者又有徐元梦说(叶德均《戏曲小说丛考》引《批本随园诗话》)。徐元梦,字善长,一字蝶园,姓舒穆禄氏,满洲正白旗人,累官礼部侍郎、太子少保。中年后精研学理,历事三朝,在官六十余年,以直言下狱者再。康熙癸丑(十二年,1673)进士(见钱仪《碑集传》卷二十二)。到《金瓶梅》满文本序刻的康熙四十七年,徐元梦已是垂暮之年,恐无力译此巨着。其精研理学的兴趣,与译序《金瓶梅》的作为、赞赏《金瓶梅》的观点也不符合。《金瓶梅》满文译本序刻,是满汉文化交融的一大壮举,是清代前期,满族统治者重视汲取汉族文化,确认通俗小说的价值,实行汲取先进文化政策的结果,而决不是满汉文人和素的“游戏”之作。康熙二十六年(1687)有对下层禁“淫词小说”的圣训;在上层翻译刊刻《金瓶梅》这样一项重要文化工作,不可能不得到官方的批准与支持。钝宧《小三吾亭随笔》云:“往年于厂肆见有《金瓶梅》,全用满文,惟人名则旁注汉字。后为日本人以四十金购去。贾人谓是内府刻本。……此或当时游戏出之,未必奉敕也。”(《国粹学报》第七年第七十五期,1911年)钝宧“游戏”之见,不足取,所记日人购去的满文本,不知是否为泽田瑞穗氏《要览》着录之天理图书馆藏本?(二)和素的《金瓶梅》评论明末清初,有十几种批评文字,对《金瓶梅》各自从不同角度作了肯定评价。较早的东吴弄珠客序(1617)、谢肇淛《金瓶梅跋》。得月楼刻本《绣像平妖传叙》(楚黄张无咎述,约1620年),则更把四部长篇进行比较研究,把《金瓶梅》与《水浒》视为一类,而《金瓶梅》“另辟幽蹊,曲中雅奏”,“可谓奇书”。清初,西湖钓史《续金瓶梅集序》,推《水浒》、《西游》、《金瓶梅》为三大奇书,并称《金瓶梅》为“言情之书”。李渔《三国志演义序》说:“尝闻吴郡冯子犹赏称宇内四大奇书,曰《三国》、《水浒》、《西游》及《金瓶梅》四种。余亦喜其赏称为近是。”把《金瓶梅》与其他三部长篇并举为四大奇书。这一观点,为清初文人所接受。宋起凤《稗说》把《金瓶梅》推为“晚代第一种文字”。这种观点发展到康熙三十四年(1695),张竹坡评点《金瓶梅》时,则直接把《金瓶梅》定名为《第一奇书》,肯定《金瓶梅》的写实成就,给这部巨着以更高的历史地位。和素在张评本刊刻十二年后,以张竹坡评本为底本,删去评语,译成满文。他在满文《金瓶梅序》中,继承、吸收了前辈文人对《金瓶梅》的批评成果,称《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金瓶梅》为四大奇书,并认为《金瓶梅》写平常的人物,如市井之夫妻、商贾、妓女、优人、和尚、道士、姑子、拉麻、命相士等,叙述详尽,栩栩如生,为四奇书中之佼佼者。他把前人“另辟幽蹊”的评论具体化了。古代小说批评到明代后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李贽提出童心说,为小说创作开辟了道路,同时他又提出宇宙五大部文章之说(汉有司马子长《史记》、唐有杜子美集、宋有苏子瞻集、元有施耐庵《水浒传》、明有李献吉集)。清初金圣叹又提出六才子书之说。他们都是把小说提到和正宗文学《史记》、杜诗同等地位。冯梦龙、张竹坡、和素则更进了一步,以独立的小说观念看待小说。冯梦龙《古今小说序》把小说发展史分为五个时期,确立了独立的小说史观念。他说:“史统散而小说兴。始乎周季,盛于唐,而寝淫于宋。”发展到《三国志演义》、《水浒》、《平妖》诸传,“遂成巨观”。张竹坡与和素就是继承冯梦龙的小说史观与四大奇书之说,把《金瓶梅》提高到小说史的最高地位的。和素在翻译《金瓶梅》的同时,研阅了不少汉文古代小说,他对古代小说在内容上给了概括说明:“扬善惩恶,以结祸福;或娱心逞才,以着诗文;或明理言性,以喻他物;或褒正疾邪,以断忠奸。虽属稗官,然无不备善。”关于《金瓶梅》,他提出的“凡一百回为一百戒”的观点,是研阅全书后得出的。

  我的天呀!给我这样的儿子!这说的是些什么话啊!人有兽性!他爸爸有兽性!还歪曲恩格斯!

有人说作者也是一个西门庆。赵文龙在《第一奇书》五十一回评中说:我的天呀给我这样的儿“独不可解者,我的天呀给我这样的儿凡事不曾经过,言之断不能亲切如此。若谓想当然耳,恐终日沉思,亦思不到如此细腻也。是作者亦西门庆也,阅而以为然者,亦西门庆也。”这是说作者以自己的经历为基础进行塑造人物的。在赵文龙之前,张竹坡就曾指出:“作《金瓶梅》者,必曾于患难穷愁,人情世故,一一经历过,入世最深,方能为众脚色摹神也。”(《金瓶梅读法五十九》)这是就塑造西门庆等人物形象的生活基础而说的。这种看法是很有道理的,对我们接受理解西门庆这一典型是有启发的。但是,有学者提出笑笑生即西门庆,认为“《金瓶梅》是记载了笑笑生大半生的自传体小说,出生在临清的笑笑生曾在北京做官”(池本义男《金瓶梅词话文献研究丛书》)。作者对西门庆是持批判揭露的态度,对西门庆的罪恶行为,作者是极为愤慨的。西门庆不可能是作者的自传。只能说西门庆形象包含有作者的阅历,有作者的寄托。近年来,有些研究者在不考虑西门庆形象塑造的直接政治目的,不考虑作者的寄托的情况下,以现代文艺理论为参照系,对西门庆艺术典型进行分析研究,学者们的见解是很不相同的,有“新兴商人悲剧”说,认为西门庆是十六世纪新兴商人的悲剧典型。西门庆的商业活动中包含有资本主义因素的萌芽,甚至说西门庆是中国封建社会中正在朝向第一代商业资产阶级蜕变的父祖。“封建商人说”与上述观点相对立,认为西门庆是封建商人,他的商业是封建专制主义保护下的商业,不具备新兴资产阶级商业的性质。《金瓶梅》虽然产生于十六世纪中叶我国开始出现资本主义萌芽的时期,但却并没有表现资本主义的萌芽。论者认为《金瓶梅》主要表现中国封建社会中的商人的活动和他们的历史命运;表现封建社会形态中商品经济空前发展,以及由此所引起的社会风尚与社会心理的重大变化;表现这些变化对以土地权力为基础的旧的社会秩序、旧的社会风气的动摇(罗德荣《论西门庆》)。还有一种较为折中的观点,认为西门庆形象是明代资本主义萌芽时期封建商人的典型。西门庆的商业经营模式上,更多的带有封建商业经济特点,但其部分商业利润带有资本主义性质(曹炳建《金瓶梅西门庆形象新论》)。有学者从西门庆这一商人的属性,明代民间商业资本的性质与恶劣环境来分析西门庆之死,是专制体制下民间商业资本的悲剧。西门庆的纵欲到最后暴死,正是明代商业资本找不到出路的生动写照。它预示着明代的商业资本只能与封建体制一同腐朽,而进不了近代社会的大门(李双华《西门庆:专制体制下商业资本的缩影》)。明代中晚期,右其二回道人题未央生见了“回道人”三字,子这说知是吕纯阳的别号,子这说心上大喜道,此公于酒色二字极是在行,他说好毕竟是好的了。后面一首是冰我心中之疑,不过要我堤防的意思。李渔在小说中引进吕洞宾,并引录其诗作,明确标写“回道人题”。李渔不可能用“回道人”作为自己的别号,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因此,首图藏本《金瓶梅》第一百零一幅后的回道人题词,不能作为李渔是评点者和改写者的根据。《李渔全集》第十二卷《点校说明》说:“李渔确实用过回道人的化名”,也是根据首图藏本第一百零一幅图像后题署。基于上述材料,这一立论同样不能成立。《点校说明》很谨慎地说:“仅于首图本见有回道人题诗来说明李渔是崇祯本改定者的理由尚嫌不足。”这说明点校者对“李渔评改《金瓶梅》”之说,持有保留意见,不因崇祯本《金瓶梅》辑入《李渔全集》而附和呐喊未作定论的判断,这种科学态度是值得称赞的。

  我的天呀!给我这样的儿子!这说的是些什么话啊!人有兽性!他爸爸有兽性!还歪曲恩格斯!

于是我便想:些什么话在潘金莲这异常行为背后是否有一些异常的心理因素?那不正常的心理因素又是怎样形成的?另外一个契机则是对有争议的李瓶儿的思考。一些研究者认为,些什么话进入西门府前后有两个李瓶儿,虽名相同,其实不一样,甚至认为作者不懂人物塑造。但当我仔细读完李瓶儿的文字以后,我得出了完全相反的意见:李瓶儿只有一个,而且作者不但懂得人物塑造,且最了解李瓶儿的心事。我在李瓶儿进入西门府前后的变化中找到了心理依据,其外在行为的前后相背不是作者为了行文的方便随意改动的,作者如此写是有他的心理依据的。关于人格,一般把它等同于个性或性格。但在心理学上,人格则引起激烈的争论,定义更是众说不一(美国心理学家阿尔波特曾综述过五十个定义)。现代心理学基本倾向于这样一种意见,即人格是个体与社会环境相作用所形成的一种独特的身心组织(《人格心理学》)。因此,对人格的形成能够产生影响的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生理的,一是社会的,而生理的影响也包含了社会的内容。这样,“新弗洛伊德派”代表荷妮(霍尼Horney)便反对弗氏的“性”人格,认为“环境因素”是最主要的。人格是稳定的,但在强烈的外在刺激(“强烈”是针对个体身心组织的承受能力来说的,“外在刺激”包括对生理需求和心理需求的刺激)影响下,个体人格会偏离原有轨迹,严重者会造成精神病,轻度的则会产生焦虑,引发“神经症”(又译“心理症”neurosls)。“心理症”患者与正常人在外表上没有明显区别,只因其受“心理)障碍”的影响,有些异常行为而已,其人格并未发生解体。通过对潘金莲那“稍欠真实感”的异常行为的考察和李瓶儿前后矛盾人格的分析,我得出这样的结论:潘金莲是个典型的心理症患者,而李瓶儿则受着“道德性焦虑”(moral anxiety)的折磨,所以潘金莲偏执,李瓶儿郁悒。潘金莲的嫉妒,“丧廉寡耻,若云本自天生,则良心为不可必,而性善为不可据也”(张竹坡评语)。在潘金莲健康的身心组织正常活动时,她的人格不会发生突变,是稳定的连续的,虽然也有些不检点的行为(倚门卖俏),但那也属正常的生理需求,并未在心理上产生危机。即使嫁给武大,也没有造成强烈的刺激(潘金莲的心理承受力),虽然没人时爱唱个《山坡羊》(“想当初,姻缘错配,奴把你当男儿汉看……”)表达自己对其婚姻的痛恨,但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点儿闲愁,“奈何随他怎样,到底奴心不美”,还没有达到影响其正常人格的程度。但有两次事件对她影响最大,一件是武松对她的拒绝,一件是西门庆娶孟玉楼对她的抛闪。研究《金瓶梅》的人,至今还没有谁认为潘金莲对谁有过爱意。但我想,也许她有过一次(仅一次)爱的冲动,即对武松的冲动。当潘金莲第一次看到“身材凛凛,相貌堂堂”的武松时,她认为,唯有他才是她心慕已久的“男儿汉”,唯有他才配抱她的“羊脂玉体”。不可否认,潘的冲动中确实有性的成分,但这毫不影响我认为她对武松有爱意。要知道爱情本身就含有很多的性的因素,否则,作为唯物论者的我们就无法解释“一见钟情”(尽管有些人不承认它,但它仍然在为人间抛洒爱的种子)这种现象。仔细回味一下,我们会从潘金莲对武松和潘金莲对西门庆的视点上看出一些差别,看武松:“这般人物壮健”“毕竟有千百筋气力”。看西门庆:“那人生得风流浮浪,语言甜净”。对前者,潘金莲心向往之,是健康的;对后者,潘金莲表现出的“留恋”,只可谓性的诱惑。想武松时,“这段姻缘却在这里了”,潘金莲想嫁给他;想西门庆时,“他若没我情意时,临去也不回头七八遍了”,对性对象的猜测。只有这样理解,我们才能解释清张竹坡的疑问—— “不然金莲十二分聪明人,岂不知防患乎?”(武松欲娶回潘金莲时)也只有这样理解,才能解释西门庆能占有她肉体,为何占不住她的心?(潘金莲背着他与琴童、陈敬济私通。)然而,随着武松的拒绝,潘金莲仅有的一点儿爱的梦想破灭了,她的性自尊受到现实强烈的刺激,一变而扭曲为极端的性自负。潘金莲在与武大郎的比并中,形成的盲目的性自尊——自比鸾凤、灵芝,在具有“现实原则”象征意味的武松的严格“纠察”下,遭到毁灭性失败,只好退回潜意识。压抑、扭曲的生理上的性自尊转而充实了她原本对自己姿色和小脚的自负心理,使她健康平衡的人格发生倾斜,使支配其行为的多种心理动机(阿尔波特“动机的种类是多样的,我们极难找出它们的公分母”《人格心理学》)被其极端的性自负(精神专注于此)所代替。因此,潘金莲对着武松喊道:“我是个不戴头巾的男子汉,叮叮当当响的婆娘,拳头上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不是那腲脓血搠不出来鳖!”情的寄托落空,性的欲求同时受到创伤性抑制。她的生活从那时开始发生巨变;性的需求已不再停留于卖弄姿色上,更进而成为她“生活的习惯”,她开始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这种需求活动中,为了满足她的性欲,她可以毒死武大,吓死官哥儿,逼死宋蕙莲。西门庆的出现,可以说为她打开了追求性满足的大门,然而“说娶孟玉楼”更强烈地刺激了她的自卑心理。她虽然有姿色,但出身低贱,更没有钱财,只凭姿色是笼不住西门庆的。在这点上,她甚至比不上脸上有麻点但有钱的寡妇孟玉楼。所以她害怕提到有关钱物和地位,对此也特别敏感。第七十八回,潘金莲过生日,潘姥姥好心,买点儿东西来看她,她却因为一分轿子钱跟潘姥姥闹起来,“你没轿子钱,谁叫你来?恁出丑陌刂划的,叫人家小看。”还说,“休要做打嘴的献世包!关王卖豆腐——

于一个人心中,人有兽性他讨出一个人的情理,人有兽性他则一个人的传得矣。虽前后夹杂众人的话,而此一人开口,是此一人的情理;非其开口便得情理,由于讨出这一个人的情理方开口耳。是故写十百千人皆如写一人,而遂洋洋乎有此一百回大书也。”欣赏重于考证。365bet国际赌场_365bet娱乐场官网app_365bet官网备用《金瓶梅》,是一种文学欣赏,不要对作者是谁等暂时不易弄清的问题做烦琐考证。在《读法》三十六中,张竹坡说:“作小说者,概不留名,以其各有寓意,或暗指某人而作。夫作者既用隐恶扬善之笔,不存其人之姓名,并不露自己之姓名,乃后人必欲为之寻端竟委,说出姓名何哉?何其刻薄为怀也!且传闻之说,大都穿凿,不可深信。”《金瓶梅》虽有淫话秽语,但不是淫书。写淫话、秽语的目的,在于揭露与批判。张竹坡认为《金瓶梅》独罪财色,将色之罪隶属于财的罪恶之下,着意突出财的罪恶。作品揭露了不义之财对朝廷、官府、人性的腐蚀作用。蔡京受贿,便委任西门庆为提刑官。蔡状元受贿,便先批盐引给西门庆,使其垄断盐的经营。钱老爹受贿,便允许西门庆偷税漏税。潘金莲嫌贫爱富,虐待亲娘。王六儿以色求财,与西门庆长期奸宿。张竹坡在《金瓶梅读法》中,把潘金莲放在人物形象体系的中心位置,分析其他人物与潘之关系,以及作者为塑造潘金莲而采用的种种笔法,是极为可取的。但是,离开艺术分析,从伦理道德角度,张竹坡只看到潘金莲之淫、狠、贪,是有片面性的。他没有认识到作者塑造潘金莲这一形象的开拓意义。作者从自然本性与社会本性联系上描写潘金莲,表现了女性的自我意识、女性自我生命的觉醒。潘金莲对封建伦理纲常是淫荡的反叛、畸型的亵渎、对“存天理灭人欲”的极端的反作用。她是个害人者,又是个受害者,而主导的方面是被侮辱被损害者。潘金莲的形象反映了封建时代妇女的悲剧命运。《金瓶梅》塑造的潘金莲形象有开拓意义,在历史上有冲击反叛亵渎封建伦理的进步作用。也要看到这一形象表现的纵欲、反理想、反理性,完全无视道德规范的局限性。潘金莲形象涉及到婚姻、性爱问题。在封建时代,女人被奴役被压迫,在男性中心的文化环境中,女人是男人淫欲的工具,谈不上平等和互爱。《金瓶梅》作者暴露人的阴暗面、人性的弱点,表现对人性本体的忧虑,表现对时代苦难的体验和对社会的绝望情绪,否定现实,散布对晚明社会的悲观主义。他不知道人类怎样美好,看不见未来。《续金瓶梅》“以因果为正论,爸爸有兽性借《金瓶梅》为戏谈”,爸爸有兽性名义上曰续,实际上是“借潘金莲、春梅后身说法”,以《金瓶梅》为依托,丁耀亢写自己的作品。《续金瓶梅》与《金瓶梅》立意、背景、产生时代均不同,有其自身独立存在的价值。《金瓶梅》第一百回《韩爱姐湖州寻父普静师荐拔群冤》写普静师荐拔幽魂,解释宿冤,让众幽魂随方托化:西门庆往东京城内,托生富户沈通为次子沈钺,潘金莲往东京城内托生黎家为女,李瓶儿往东京城内托生袁指挥家为女,花子虚往东京郑千户家托生为男,春梅往东京孔家托生为女。《续金瓶梅》接前书写西门庆、潘金莲等人物托生以后的故事。续作以宋王朝南渡后宋金战争为背景,以吴月娘、孝哥、玳安(前书中未死人物),李银瓶、郑玉卿(李瓶儿、花子虚托生人物),黎金桂、孔梅玉(潘金莲、春梅托生人物)三组人物为主要描写对象,以月娘、孝哥母子离散聚合为主要线索,中间交错叙述其他两组人物故事。在着笔描写、刻画虚构人物的同时,用约有十回篇幅穿插叙写一些历史人物故事:宋徽宗被俘途中听琵琶;张邦昌在东京称楚王,潜入宫闱,伏法被诛;宗泽单骑入山寨,招安王善;韩世忠、梁红玉大败金兀术;洪皓使金,被囚北国;秦桧勾结金人,通敌陷害岳飞。在各回文字中,作者用写史评的笔调写了大量议论文字。作者说:“要说佛说道说理学,先从因果说起,因果无凭,又从《金瓶梅》说起。”

《续金瓶梅》艺术结构类似《水浒传》单线独传而不同于《金瓶梅》的千百人合成一传的复合结构。作者不重形象性格的刻画,还歪曲恩格不以家庭为题材,还歪曲恩格人物大多活动在战场、禅林、山寨、旅途、郊野,重在写战乱离散给人们带来的苦难。在体裁上杂神魔、世情、演义、笔记于一炉,像一部杂着,或可以说是一部杂体长篇小说。《续金瓶梅》的改写本《金屋梦》凡例说:“可作语怪小说读,可作言情小说读,可作社会小说读,可作宗教小说读,可作历史小说读,可作哲理小说读,可作滑稽小说读,可作政治小说读。”足以说明《续金瓶梅》内容的杂。我的天呀给我这样的儿《玉娇丽》之谜(1)

子这说《玉娇丽》之谜(2)1.在清代康熙年间,些什么话张竹坡的《金瓶梅》评点,些什么话总结《金瓶梅》写实成就、章法结构、塑造人物的艺术方法,驳斥“淫书”论,开创了《金瓶梅》评论的新阶段。张竹坡的小说评点,是小说理论的宝藏。张竹坡写有《金瓶梅读法》一百零八条,是他评点《金瓶梅》的纲领,是他研究鉴赏《金瓶梅》的结晶。《读法》论述了《金瓶梅》创作动因、主旨、结构,分析人物形象,归纳写作方法、365bet国际赌场_365bet娱乐场官网app_365bet官网备用注意事项,是一篇有层次的“金瓶梅论”。关于怎样365bet国际赌场_365bet娱乐场官网app_365bet官网备用、鉴赏《金瓶梅》,张竹坡在《读法》中提到的一些见解,对我们今天的读者是有所启发,可资借鉴的。例如,张竹坡提醒读者把一百回当一回读,要一气看完,不可零星看,强调从形象整体上把握全书,贯通气脉。再如,他主张读《金瓶梅》,纯是读《史记》,也就是说把小说当历史来读,注重其社会意义与笔法(当然,张竹坡把生活事实与艺术真实区分得很清楚)。他认为“读《金瓶》者多,不善读《金瓶》亦多”。所以,他急于评点,向读者请教,亦即提出怎样读《金瓶梅》的意见。张竹坡在《读法》中反对妇女读《金瓶梅》,这是一种歧视妇女的观点,是不可取的。小说评点,是我国古代小说评论的特殊方式,像是读者的365bet国际赌场_365bet娱乐场官网app_365bet官网备用感受表述,生动的接受记录。古人的评点是一笔珍贵小说评论遗产,在历史上影响到对小说的理解,影响到作家的创作。我们今天的读者365bet国际赌场_365bet娱乐场官网app_365bet官网备用鉴赏《金瓶梅》会有新的欣赏角度和接受角度,我们从作品中总结出的东西会更丰富。张竹坡的《读法》为我所用,推陈出新。笔者借鉴张竹坡的《读法》,表述自己的365bet国际赌场_365bet娱乐场官网app_365bet官网备用感受,可谓《金瓶梅读法新编》,以求教于广大读者。2.读《金瓶梅》不可以快读、粗读、略读、选读,要读五遍。以一百回当做一回读。离形得似,遗貌取神,探得底里(神髓、真精神)。对全球化视野下晚明社会文化背景作基本了解。要有性观念的更新与性科学知识的储备。阴阳和合、节制欲望、精神肉体并重,是中国古代

作者:周小璇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