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廖碧儿 > "是对象吧?"一个病友走近我问。他们都知道我还是单身汉。 是对象没有人应声 正文

"是对象吧?"一个病友走近我问。他们都知道我还是单身汉。 是对象没有人应声

2019-09-24 08:27 来源:蒸鹿尾儿网 作者:觉得 点击:520次

是对象  没有人应声。

别了,个病友走近北京!我问他们都冰雪覆盖着伏尔加河冰河上跑着三套车是谁在唱着忧郁的歌是那赶车的人

  

病床前空了,知道我还我请求护士给我一面镜子。镜子中的我,知道我还整个面部都是白色绷带,只有我 的一双眼睛是黑的。我自知烧得不轻,但事已至此,一切唏嘘感叹都已无济于事,也只好听 天由命了。到了晚上,张师傅来看我了。对我的批评是必不可少的,我只有“老老实实地听 着的份儿——人家已经尽到了师傅的责任,事故完全是我一手造成的。因而,我对这位朴实 的老师傅,首先进行了自我检查。他大概是想宽慰我的心,便坐在病榻边的木椅上与我聊开 了闲天:他问起我的家庭情况,我支支吾吾——我该怎么说呢?家庭成员中的二分之一在劳 改农场,这是无法出口的事情。不管“头人”出于什么动机,单身汉应当说是收到了良好的效果。我不再俱怕那匹蒙古马了。 我能摇鞭赶马车了。这在知识分子工农化上,单身汉算是一个进步。俗话说:“艺多不压身。”至 于文化是否在工农化过程中退化,那是哲学家们的课题,我无需多来饶舌。从此以后,只要 老温不在,车把式的任务非我莫属。记得,已是1960年的深秋时节,“头人”分配我赶着 马车去北京东北郊的九龙山酿酒厂拉稀酒糟。大平板车上用绳索固定住一只大洋铁桶。当 时,报社。出版社和新华社北京分社的机关食堂,已经出现了玉米核搓成浆液后掺真正玉米 面蒸成的窝窝头,饭桌上已出现了代替真正肉食的人造肉。1958年大跃进吹牛吹出的谎 祸,在北京各个机关和家庭的餐桌上已然呈现出恶果(山东、河南……包括“天府之国”四 川,饿死了数以百万计的平民百姓)。因此,拉稀酒糟养猪,成了饥饿年代中的特殊任务。 我身为一个戴帽右派,黎明前披星戴月套车而出,直到乌鸦绕树飞鸣的黄昏才归。不管想东想西,是对象都是逃避震耳欲聋的除锈锤声之故;但是那种喧嚣的音乐,是对象没有能听多 久,不知从哪儿又吹来一股风,我们这些“双料货”,奉命迁移新的巢穴。昔日我去张家口 学习化工,烧焦了头发和眉毛,等于是玩闹一场——我们带家属的全部调往晋南的伍姓湖劳 改农场。这是一次十分蹊跷的调动,可能农场出于甩包袱之故(带家属的有的生了第二代, 生活上难于管理),我们于七五年早春,从长治登上火车,绕道河南郑州;途经陕西跨过黄 河,拐到晋南。记得那是一次非常有趣的跋涉,所以说其有趣,实因其没有任何一个劳改干 部押送。我们身着厚厚的冬装,背着沉沉的行囊,像是一群盲流,自由自在地在中途换车, 与乘车的公民第一次享受同等的待遇。

  

不管怎么说,个病友走近寒天送衣还是解急的行动。结合实例,“感谢政府关怀”和“一定努力脱 胎换骨”之声,在帐篷里不绝于耳。不管怎么说,我问他们都我在困境中看见了一线生机。第二天凌晨,我问他们都我整理好行囊,乘公共汽车去 东郊高碑店乡“社教工作组”报到。我被分配和东城区妇联一个同志到农业社所属的各个生 产队去调查。我拼命地工作,与其说是为了积极表现,还不如说是以繁忙的工作压抑内心的 忐忑不安的情绪更为准确。我最怕黑夜的寂静,躺在床上总是久久不能入睡,就连水塘里的 阵阵蛙鸣,都能使我联想起批斗右派时的激昂口号声。还好,睡在同一顶屋檐下的同志,都 因白天的奔忙而匆匆入梦,并没发现我这个辗转反侧的失眠者。倒是和我一起工作的那位妇 联同志,对我白天连打哈欠表示不解。

  

不过,知道我还我对他想对《讲话》鸣放一下的意念,知道我还并没有表态。他激发我鸣放意向,倒是另 一课题。当时文坛正热衷于讨论作品“公式化概念化”的根源,对“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这 个创作信条,我疑惑的支撑点是:本来我们就生活在社会主义的现实生活中,用现实主义的 名称就挺恰当,为什么在“现实主义”前面还要冠以“社会主义”的帽子呢?这会使作品政 治大于形象,是导致公式化、概念化的总体外因。因而,当《北京文艺》的编辑来我家里, 让我对文艺问题鸣放时,我提笔写了一篇十分肤浅的论文《对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几点质 疑》,以讨论这个创作方法是否科学为轴心,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文章发表在该刊的4月号 上。

不会见盼望会见,单身汉真正见面了,单身汉倒留下一个怪影幢幢而又难以割断的梦。别时到了,还 是昨天那位大值班指点我归途上可走的近路,并悄声告诉我:她原是北大中文系的学生, 1960年底的“严厉打击”,把她当作思想反动分子掷到这儿来了。“该怎么对你说呢?”当我们走近了老残队的队址时,是对象姜葆琛对我感伤他说,是对象“那形象 就像是《红岩》电影中的华子良。华子良还能围着监舍跑步,他不用说跑步,连走路都不行 了。狱医说,他熬不过今年夏天。”

“该怎么说呢,个病友走近80%的劳改干部,对你们夫妻内心是同情的,但是你也知道,因为各种 缘故,谁也不敢流露这种心情。”“改造表现不好!我问他们都”

“赶马车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知道我还我怕承担责任!”我说。“赶马车是需要技术的,单身汉万一出点问题…”

作者:二手车之友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