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具 > "人家都说你是个没有头脑、没有灵魂、没有骨头的人!看看吧!" 人家都说你人看驮了黑女 正文

"人家都说你是个没有头脑、没有灵魂、没有骨头的人!看看吧!" 人家都说你人看驮了黑女

2019-09-24 09:10 来源:蒸鹿尾儿网 作者:生活 点击:870次

  中午时分,人家都说你人看黑蛋拉着一匹饲养室的骒马,人家都说你人看驮了黑女,尾随着人家穆中仁的小毛驴,惶惶地去了婆家。出村的时候,鄢崮村的男男女女看见黑女面露难色,但作为无关之人,却也只得如此。

是个没鄢崮叟麦田演绎人世间歪鸡结结实实挨了建有爷几拐杖,脑没有灵魂心里倒想,脑没有灵魂只要老人心里舒畅,挨就挨几下吧。只是经过老汉这么一闹,大家伙儿不欢而散。歪鸡自行回家。一进院门,院子里面空空荡荡的。

  

在公社他便晓得,没有骨老爸不在家里。他又钻进黄龙山里,没有骨寻他的老伙计避饥荒去了。老爸这人说来也怪,一辈子没交过一个朋友。临到老了老了,交了山里头一个朋友。那老汉也是个鳏夫,与他二人不知因何机缘交往上了。两个鳏夫情投意合,极是对铆。老爸闲时总将那人吊在嘴上,逢人便讲老伙计待他的好处。这一年又捱到青黄不接的季节,儿子被公社叫走,或许他还巴不得如此。所以,歪鸡前脚刚走,他后脚便跟着进了山。吃混在老伙计家里,白天扛着镢头,与老伙计一起挖山开地。歪鸡在老槐树的树洞里寻摸到窑门的钥匙,人家都说你人看打开窑门。进门后,人家都说你人看将铺盖卷放在炕上,手触摸到了光溜溜的炕席。他点上油灯。就在红光闪现的一刹那,一股凉气嗖嗖而来。此时,他感到一阵无名的空落袭击了他。是的,是个没在公社里他一日日地巴望着回家。因为,是个没家里的土炕和油灯,还有他的女人,那种种温馨的感觉,时时强烈地诱惑他。他心想,说不定一进家门就会看到她。她为他随时随地都煮好了饭食,铺好了衾被,盘腿坐在炕上,一心一意地守候着他。灯火底下,她的面盘是红彤彤的,她的牙齿是白生生的,她格格的笑声是那么的动听。她眼睛里的欲火,像朝日映照下的秋水,那么灿烂……然而,这一切在他点亮油灯的同时,突然间烟消云散了。怎么办?他从她那里刚刚尝到了活人的滋味,他不能在他期待已久之后没有女人,没有她。

  

歪鸡从被卷里摸出一个干馍,脑没有灵魂嚼食完后便倒下去睡了。这一夜竟是歪鸡感觉有生以来最为凄凉的一夜。后来,脑没有灵魂竟不得不像诸多单身的男子那样,做一时指头上的功夫,自我安慰了一番,方才悠然入梦。没有黑女的歪鸡像是一条失了主的野狗,没有骨村前村后地踅摸。白天,没有骨弟兄们与他一起给队里挖粪坑,就见他时不时地停住手,眼瞪得像瓷葫芦儿,拄着镢把把望着远处白色的山岗。人需唤他一声,他方能回过脸来,神色恍惚语无伦次,与平日的歪鸡判若两人。天黑,弟兄们聚到他窑里。大家又说又笑,他一人长长地躺着,闷闷不乐。田有子问他:"歪鸡哥,你咋了?谁又把你惹下了?"歪鸡道:"没有。谁惹得我咋哩?"田有子道:"那你这是为咋?"歪鸡道:"没事。你们耍你们的,甭管我的这恁!"歪鸡说着,独自爬下了炕,黑摸着出了家门。

  

歪鸡到村头转游了一圈,人家都说你人看照壁底下空无一人。这又回头,人家都说你人看不知不觉地走进了饲养室。饲养室门里,有灯火照着人的身影晃动,随着那晃动的影子,传来的敲打牛槽的声音。歪鸡走到门外立住。里面武成老汉大概听到院子里有动静,探出头来察看,并问道:"那谁氏?"歪鸡道:"是我。"老汉道:"哦,歪鸡。你来咋哩嘛?"歪鸡道:"没事,闲得胡串哩!"老汉道:"进来,炕上坐下,和叔说话上一阵,叔问你事。"

歪鸡有些纳闷,是个没想不出老汉要问啥事。于是,是个没进了里面,炕上坐定,立刻被牛粪的气味和潮湿的空气包围了。槽里的牲口们也都瞪起浑沌的大眼,吃惊地看着他这个不速之客。他想,老汉看来是不知他和黑女的事情,假若知道了便不会对他这样客气了。好在他从这里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一种黑女留下的气息。脑没有灵魂猾巧人走县城交易干血

没有骨鄢崮叟借黄昏悲悯书生杨孝元站立村头茫然四顾,人家都说你人看活活如跌进泥沼里的毛驴,人家都说你人看只觉得人生对他来说,简直他妈的滋味难品。好在这感觉也不是在今日才有,早在二十年前他就体会到了。不过,杨孝元自

己却想,是个没天大的难事,是个没甭将他逼到绝路上,逼着他狗急跳墙,他便有主意了。试问今生今世,哪一件事难倒过他?没有!否则,他也不敢自称是鄢崮村的能猴了。他拿得起来放得下去。他朝刘四贵的铺里恶狠狠地唾了一口,骂道:"让你美日的捞娃,捞个蛤蟆!走着瞧,料不定哪一天栽在我手里!"转过脸,心气儿便平和了。他晓得,脑没有灵魂捱到这关头便得使用他个人的绝招了。所幸这绝招在鄢崮村一直不为他人知晓。在过去的日子里,脑没有灵魂人们隔上半年八个月,总会看见杨孝元立在照壁前,一夜之间变得阔绰起来,兜里揣着洋糖,嘴里涮着洋糖。然后,像耍把戏似地从怀里一摸一张票子一摸一张票子,却弄不清他从哪里来的。这一来,无形中抬高了他的身价,使那些缩头缩脑的鄢崮人不敢将他低看。想到此,杨孝元心里又美了起来。随之也不再迟疑,连忙回到老窑,取了两个干糜子馍怀里一揣,匆匆上路。

作者:跟拍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