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开锁 > "什么事这么高兴?一路走一路唱的?" 一路唱他并没有听从金狗的话 正文

"什么事这么高兴?一路走一路唱的?" 一路唱他并没有听从金狗的话

2019-09-24 08:39 来源:蒸鹿尾儿网 作者:徐汇区 点击:383次

  金狗赶忙说:什么事这“没事,小水,我只来给你说一声,我得回白石寨了。”就已经站起来,抬脚要走。

雷大空说:高兴一路走“你连广东拳也不会呀?!那咱来日本拳,你会日语吗?”雷大空有雷大空的一套,一路唱他并没有听从金狗的话,一路唱但从此杜绝了被田家利用的一切机会。他首先回到了仙游川,他要想尽一些办法搞垮河运队,不能使田有善把他和田中正的河运队相提并用。他了解了河运队人心涣散的情况后,就大造舆论,说城乡贸易公司要招收一批人,月薪九十元。立即河运队船工有十五人来向他申请,他便挑选了十名精壮劳力收到了公司。这十名船工在公司并没有什么事干,但他宁可花钱养活他们,每十天又用车送他们回一趟两岔镇,体面威风,就惹得河运队剩余的人越发心神浮动,走的走,散的散,七零八落不能统一。搅乱了河运队,他又借一切机会辱没田有善,大凡白石寨召开个体户、专业户的什么会议,会议通知十点召开,田有善十点零五分坐着小车到会场,大空就偏在十点十五分才坐了小车赶到。会议一散,他的小车又比田有善提前发动,一直要压在田书记小车的前面穿街过巷。当得知田有善某晚去看某某新戏或某某新电影,他必是一定要买下十排前所有座位的票,而到时候,竟又全部空下,自己不去。

  

嘞得嘞得打呀,什么事这离开工商管理局后,高兴一路走金狗就直接到车站购买去巫岭乡的班车票。从白石寨到巫岭乡路程并不遥远,高兴一路走但交通极不方便,一条简易公路常常塌方,且一星期只有星期六这天通班车。金狗在车站发觉当日没有班车,就又赶到运输公司,找着经理,说明了身份,要求能不能有便车将他捎到巫岭乡去。恰好有一辆卡车去巫岭运一批化肥,金狗就搭坐上颠颠簸簸了三个小时。限天黑前赶到了巫岭乡政府。驻乡干部都在乡政府住着,金狗见了那位认识的干部,就询问起巫岭乡现在的变化。这干部十分激动,讲了好多事例,当金狗再问起还有什么困难的时候,这位干部就将金狗叫到自己的宿舍里说:“深山圪塔里的人以前不知道出外做买卖,如今尝到甜头了,却也有人就胡来开了。现在我们驻乡干部和乡政府领导在一些看法上持不同意见,今天就整整开了一天会的。”两岔镇的河运队取消了福运,一路唱引起了所有船工的不满,一路唱就都集在七老汉名下,议论纷纷,竟有人开始了替福运鸣不平的工作,去七里湾收购站深入了解蔡大安的贷款入股之事。蔡大安知道事情到底要露馅,就痛哭流涕地向田中正说明了真情,田中正当下搧了蔡大安一个耳光,却出面亲自去了七里湾,让收购站包揽一切,自己承认他们为了报答蔡大安贷款之情想给蔡大安按一股分红。这样,就召开了全体河运队船工会议,让七里湾收购站的人当众解释,又让蔡大安作了关于将二等猕猴桃按一等价收购的失误性错误的检查。这事船工当然不能满意,扬言要上告县委去,这时田有善要提拔的风声传来,田中正和蔡大安就大造舆论,船工中就分裂了,结果七老汉又气又伤心,以年迈力竭自动退出了河运队,回家到山上寻着活计谋生去了。

  

两岔镇街道正好是由省城到白石寨的公路,什么事这每日有客车和货车从铺门前经过,什么事这总要在这里停下来:去饭店里吃吃饭,去厕所里解解手,人生的一进一出的工作完毕,就欲望精神享乐,必然便来看小水福运打铁了。福运赤着上身,光脖子上吊一件油布围裙,脸黑红,胳膊黑红,炉火中夹出一节铁来,满胳膊满腔子上肉疙瘩滚动,一锤下去,飞花四溅。此时的小水肚子大了,衫子穿得老长,有时抡不动大锤,就夫妻交换,她掌小锤,倒成了一把手了。此情形省城的人没见过,都要围近来,一睹风采。这时候,小水就招呼大家坐下,大家问她打铁的事,她问大家城里的景。于是乎,久而久之,这里成了过往车辆停歇站,而那些河里插鳖者,山中猎兔者,卖鸡售蛋者,全冲着省城人而集中在铺子门口招揽生意。小水也就常常做了许多卖主的代理人,车一到,她呐声一喊,或振臂一挥,车就停下,买卖公平,交易成行,远近有山珍野味的人没有不投奔小水的,大小车辆的老少司机也没有不殷勤小水的。这样,两岔镇的街面上,包括公家设办的各个单位的职工,甚至乡政府大院的干部,若嫌走水路去白石寨太慢,就来找小水拦路挡车,那车没有不挡得住的。两个人,高兴一路走一边打着铁,高兴一路走一边说着,甚至说到金狗和这女子将来谈成了,他们夫妻就来做主:哪一日正式与矮子画匠相见,哪一月筹备婚事,在白石寨记者站举行了婚礼,一定还要在仙游川再办酒席,按风俗举行,拜天拜地,拜列宗列祖,夫妻对拜,要闹洞房,要合吃枣儿,要给媒人福运点烟……说到高兴处,铁也不打了,小水格格格地笑了起来,说:“咱这是干什么呀,好像事情真的已经成了啊!”

  

两个人就默默地对看着,一路唱听外间里雷大空和韩文举大呼小叫地划拳,是雷大空又输了,韩文举在得意地训斥大空须喝下一杯不可。

两人从船上跳上岸,什么事这雷大空在商店买了一斤盐,什么事这一斤醋,五斤挂面,准备了排上的吃喝,路过南正街戏院,正出售秦腔《赵氏孤儿》票,福运要看,大空说:“你要看你去看,我不稀罕戏文哩!我在排上等你,戏一完就回来,咱明日天不亮就开排呀!”自个提了吃喝摇头晃脑而去了。金狗说:高兴一路走“我没醉的。”一歪头,却啊地发呕想吐。

一路唱金狗说:“我现在让福运到河运队去了。”什么事这金狗说:“我想回来。”

高兴一路走金狗说:“我想离开。”金狗说:一路唱“我想县上能妥善处理的话,最好不要发。你的意见是……”

作者:澳门市大堂区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